或见当时仍如初

这儿如初,一个只发ut(主sf)的账号。

牵手

/sf日常向,私设女福

/ooc

/pe后很久

/文笔差,请轻打

-

“天可真冷啊。”

在frisk的感叹声中雪层上的脚印逐渐向远方绵延。入冬已久,雪花已经开始侵袭这片大地,冷气入骨。这样的寒冬本来只适合冬眠,或是一群人围在壁炉旁聊着家长里短。

“所以kiddo,我们走个捷径如何?”

但懒骨头sans却在这样的天气出来了。

“拒绝。”

还是“只能徒步走上许久”这样的情况下出来了。

倒不是因为他突然转了性。这一切还要归功于toriel担心要采购的东西过多累到她的可爱女儿,于是硬生生地把sans一起轰了出来。写作“保护大使”,读作“拎包小弟”。

为什么不让papyrus代替sans?他最近迷上了人类的速食意面,并想要研究透其中的所有成份,目前正在和undyne废寝忘食地进行意面加训,但从厨房飘出的黑烟来看那似乎并不是十分顺利。

于是便这样了。

丢下frisk自己瞬移回去这样的事sans不是没想过,但也只是想想而已。倘若真的这样做了,回去toriel怕不是要拨他层皮——如果他有皮的话。

况且。

sans稍稍抬头看着frisk安静的眉眼。时光保留了她万年不变的决心脸与良善,却也改变了太多东西。而这又像是蝴蝶效应一般,小小的一个改变带动着sans心绪的哪个部分也在静悄悄地改变着。

哪里改变了。sans问过自己,有了答案,却又从不表达答案。

“sans,你看这个像不像决心?”

比sans走的稍稍快些的frisk并没有注意到sans的走神与思考,她将脚后跟并在一起脚尖张开,在地上踩出了一个简易版的心形。

“kiddo,我想你是不会希望决心被别人踩到的。”

frisk未有在意地耸耸肩,捡起一根被雪掩盖了的树枝继续着画作。

纵使frisk已步入成年,但曾经的小孩子心性也为完全泯灭。她蹲在雪地里,在刚刚心的位置又画下根骨头,对绘画有些许经验的她还在骨头旁颤抖了两个线条表示动态。

“一‘骨’穿心?”

sans稍稍欠身猜测着寓意,frisk摇了摇头站起身,像是在得意没有被sans猜出正确答案。

“‘骨’舞人心。”

sans为这个双关轻轻地笑了两声又拎着塑料袋继续按着回家路线走,还在欣赏自己画作的frisk匆忙追上他与他再次并肩而行。

“沉的话我可以帮你拿一会儿。”

frisk瞥了眼sans手中的塑料袋主动伸出手想要接过塑料袋。sans没有开口拒绝,却也没有松手,任由女孩因为寒冷而骨节发白的手覆在拎着袋子的骨头上。

并没有如意料般接过了袋子,而是握住了sans的手这一点让frisk怔了一下,但被赋予“调情大师”名号的她也仅仅只是愣神了那么几秒。

“你还真是凉。”

“我知道我十分的‘酷’。”

说着凉的frisk手没有松开,她又稍稍向sans靠近了些,距离近到sans甚至可以听见她的呼吸轻轻敲打着他的耳。

“sans,我觉得我们应该回头再去买个手套。”

firsk一本正经地用平淡的语气说着,sans也认真地回忆了一下,似乎toriel给的清单中并没有这一项。

可没有等他的问题出口,frisk已经率先笑着又更紧的握住他的手。

“这样我们以后冬天出门,一直牵着你手也不用怕冷啦。”

评论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