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见当时仍如初

这儿如初,一个只发ut(主sf)的账号。

sf/告白练习

第一次写sf,试写一下

深夜写文脑袋不是很清醒/文笔差/巨ooc/pe线后很久日常小甜饼/私设女福

可以接受吗?可以的话就下拉吧

-

sans不太记得自己是何时靠着沙发进入睡眠的,他极为任性的睡眠时间从未规律过。这阻止了他对于时间的计算,也给每日枯燥转着圈的钟表增加了几分责任。

但此刻sans习惯性投向钟表的目光被少女挡了个完全。

“hey,kiddo.good morning?”

frisk没有回应他这丝毫不走心的问好,她双手撑着下巴坐在沙发旁不知从哪里搬来的小板凳上,专注地注视着sans。这让sans与她对视的目光中增添了几分疑惑——如果从那漆黑眼眶中可以看出什么情感来的话。

小女孩没有像往常一样活力满满地吐槽着他的休息时间,没有和他讲着那些她以人类的身份经历的趣事,这让sans隐约觉到几分不对劲。

“frisk,小家伙,你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了吗。”

sans手臂在柔软的沙发上稍稍用力,慵懒而又缓慢的撑着他坐了起来。他可以发誓他现在的语气是严肃而又认真的,但换回的还是只有沉默。

“该不是要看你表情猜测吧,kid你要知道,这可有点难度,毕竟你……”

“sans,我喜欢你。”

“……?”

sans原本即将出口而出打趣被frisk生生打断,那被打断的话也彻底夭折,再无法说出口。他原本想要做出个肢体语言的手臂僵在了半空,僵在了frisk的凝视里。

现在沉默的便不只是frisk了。

钟表滴答滴答地响着,枯燥之余sans不知为何似乎从中听出几分嘲笑,像是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嘲讽着他此刻的窘迫。

sans过了许久才将手放下,他移开了与frisk对视的目光,在目光的角落里长叹口气才少了些慵懒气息,稍微坐直了些身体。

“frisk,你该知道……你现在成年了吗?哦好吧成年了。你身为一个成年女性,对另外一个成年男性,尤其还是一只成年男性骷髅使用调情,实在不是什么明智选择。”

“不,这是认真的,这不是调情。”

frisk的目光没有丝毫退缩,那里面的坚定似乎是在说着“现在充满了向sans告白的决心”。这样的目光,这样的回答,让虚无主义者也难免有些头疼了。

sans指骨有些无奈的揉了揉frisk的头发,正想继续他的说教时frisk的话完成了对他的又一次刺激。

“我在练习应该如何告白,晚饭我要去和喜欢的人一起吃,就在昨天你带我去的那家。”

“喜欢的人?”

frisk漫不经心地站起来,跺了跺因为坐在过矮的小凳上太久而有些发麻的脚。

“这对于一位‘成年女性’而言很奇怪吗。”

像是要回应sans先前的话,frisk还特意加了一个除了可以气他外毫无意义的重音。但在她细致入微的观察下sans并未露出任何一个异样的表情,反而舒适的把身体全权交给柔软的沙发靠背,舒适而又随意地笑着。

frisk像是有些失望的摇摇头说了一句“这种方式告白果然不行么”便悠闲地踱步离开了房子。

sans看着她渐走渐远打着哈欠,在那扇门彻底隔离了两人视线后垮下了嘴角。

-

“今天的意大利面可是改良版配方,人类不来可真是她的遗憾。”

当papyrus将那盘几乎辨别不出形状的东西端上餐桌时,sans意料之外的没有对此发表任何意见。但papyrus并不认为这代表他喜欢开玩笑的兄弟突然转了性格,变成一位狂热的意大利面爱好者。

“hey,sans,难道是被我的意大利面迷住了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么。”

sans没有看向餐桌那个散发着秘之气味的秘之物质,他将视线投向窗外,太阳已经逐渐爬下山坡,光明在被一点点的驱逐。

“到吃晚饭的时候了吧。”

“那还不快来享受一下我的改良版意大利面,我保证,你一定会爱上……”

“哦不,那个东西先放在一边。”

sans终于舍得让身体离开沙发站起了身,他再次露出了笑容,但那在papyrus看来好像有点渗人啊。

“晚餐时间,有人想要吃些‘骨’头呢。”

-

sans也说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那不合常理的焦躁。总之,他想把frisk带回去,想揍那将被告白的小子一顿。然后呢,他还想做什么?

嘿醒醒老兄,那是个人类。

去他的吧,管他人类怪物类,总之他现在就是要直接带那小鬼走个回家的捷径,好好教教她不能随意在夜晚和异性相处。

所以能不能来个人介绍一下,为什么frisk将要告白的人是asriel?

不,这好像不是要告白。

“sans来了,按照赌约这顿你买单。”

在sans他们桌旁站定时frisk对着asriel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,那语气怎么听都带着几分得意。

sans作为一个聪明的骷髅,立即意识到了两点:一,他被当成这两个小鬼的赌注;二,他被耍了。

“kiddo,你打算和我解释一下吗?”

frisk动作一僵,向长椅的里面错了错位置,给sans留下足够的位置坐下。

“emmm……一起吃点东西吧。”

*frisk选择讨好攻势。

*sans接受了。

反正是asriel买单。

-

在餐馆结束用餐后frisk没有和asriel一起回去,她说着替papyrus品尝新菜式和要去sans家,在反复向asriel保证“吃完不会死”后和sans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,冬季天气有些寒冷,黑幕降下后行人便寥寥可数了。在这般寂静下frisk的那声“sans”也极为明显了。

sans停住脚步回头看向frisk,他感觉到她是想说什么的,这才一路上没有走一次捷径。

“sans,我喜欢你。”

sans轻而低沉地笑了两声继续向前走着。

“这次是要向的谁告白做练习。最好是向papyrus,这样或许那些可以使意大利面独宠你而放过我。”

“不是哦,这次不是练习。”

frisk没有动,但sans的脚步却顿住了,他微微垂着头像在思考。frisk没有给他更多反应的时间,像是春风般的话语已经再次出口。

“这次,就是在向你告白呢。”

暖橙色的路灯灯光温柔的笼着树干上残留的树叶,落在两人的发梢上,增了几分圣洁。

两人都伫立在原地没有动静,此时两人都出乎常人的耐性使这里又只剩了寂静。到底还是sans像是疑惑地侧头看她一眼。

“不快些回去吗。”

frisk展开一个微笑小跑了几步与他并排而行,月色柔柔,微风悠悠。

又是美好的一天呢。

评论(4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