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见当时仍如初

这儿如初,一个只发ut(主sf)的账号。

关于这个幼儿园

undertale同人,各个线的小猹福日常

福性别不明,用“他”表示

-

/幼儿园学生:
pe福,以下Pfrisk
ge福,以下Gfrisk
ne福,以下Nfrisk
伪善福,以下Wfrisk
pe猹,以下Pchara
ge猹,以下Gfrisk

-

1/关于怪物糖果

*怪物糖果每天只允许拿一个,你有多拿过吗?

-

///pe福

“ennn……这是规则呀,frisk每天都有认真遵守哦。”

Pfrisk沉吟片刻,似乎对你提出这样的问题有些费解,不过他还是对你笑容甜甜地点了点头。

你看着眼前这张甜美的笑脸,又对眼前这个frisk的好学生名声做了个简单回忆,顿时感觉就连问他这个问题都是对他善良天真的一种侮辱。

你为你这个像是怀疑的问题道歉,Pfrisk站在凳子上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样地拍了拍你的头。

“没事的没事的,我也相信您是没有恶意的,就像您相信我的话一样。对吧?”

担心frisk摔到的你急急忙忙的要把抱下凳子,他咯咯地笑着用双臂环住你的脖颈把脸埋到了你的颈窝。

“您的臂膀真是可靠。”

你隐约的感到,这不仅是一个天使,这未来将是一位大师。

你的意思是说……调情大师。

-

///ne福

“我……?”

Nfrisk有些促狭地用手指蹭了蹭鼻尖,你能看出来他在纠结。纠结到了最后他叹了口气像做错了的事一般低下了头。

“我……我犯过一次规。”

他不敢抬头与你对视,已经通红的脸蛋不难看出羞愧的痕迹。他无处安放的手折磨着衣角,衣角几乎被他绞的不像样子。

你大概猜出他之前是在思忖要不要撒谎,可良知终究战胜了隐瞒,即使不安他还是选择向你坦白。

“我保证不会再犯了,虽然事实已经发生,但我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了。”

像是害怕丧失你的信任,Nfrisk沉声保证着。他微微抬起头用余光观察着你的表情,发现你还在看他又迅速地低下了头。

你蹲下身抚摸着他的脸,告诉他知错能改是多大的可贵。你看见他的微笑逐渐代替了刚刚的阴沉,并猛点头认同着你的观点。

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吧。

看着Nfrisk纯粹的笑脸你这么乐观的想着。

-

///ge福

“我多拿了。”

Gfrisk干脆利落地承认了这一点,他甚至为了证明这一点拿出了远超Pfrisk与Nfrisk数量的怪物糖果。

他竖起三根手指,沉默地告诉你每天他取得的糖果数量。你不知该说些什么好,你从他的身上完全看不到歉意或是愧疚。

“不过以后这种情况会减少了。”

没有等你开口,Gfrisk已经率先的说起来。你不认为他这句话是为了给自己辩解,或是代表着他想做一个像Pfrisk那样的好学生。他的表情还是淡淡的没有半分波澜。

“这种情况我已经试的足够多了,我最近想知道当我像Pfrisk那样遵守规则后他们的表情。”

从他的脸上,除了好奇,你什么都看不到。

-

///伪善福

“我有好好遵守规则,规则定下不就是用来遵守的吗?”

Wfrisk双手背在身后看起来恬静而又内敛。你不得不说,从表面来看他和Pfrisk几乎没有什么两样,性格也极为相近。有时你甚至会将两人弄混。

当然,那只是从“表面”来看。

“说不记得便不记得,你还真是有个好脑子,需不需要我帮你回想一下?”

Gchara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坐在一旁的,他连个眼神都没有投给你,只是看着Wfrisk露出他一贯的微笑。

Wfrisk的脸色难看了几分,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。

今天Gchara和Wfrisk好像又是快要吵起来的架势。

保健室的Alphys看着监控默默叹气。

-

///pe猹

“多拿倒是没做过。”

chara边画着他的画边漫不经心地回答你,在那寥寥几笔的简笔画上构思出了一个特别的世界。

“说实话,那有点恶心。”

你为了能更好地看清那个画稍稍向前了一些,像是一个勇士战恶龙的故事?

还没有完全看出来的你不打算立即离开,而Pchara大概是以为你没有得到你想要的答案,只好继续说着他的话。

“我并不认为死板的规矩必须要完美遵守……但我还是觉得一直在多拿糖果的那几个人有些令人烦躁。哦,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哪几个。”

Pchara的画终于将近完成了,你也终于看出了那个题材,不是什么勇者斗恶龙。

而是勇龙斗恶者。

“恶心。不是吗?”

他用彩铅点了点画中人的头,歪头笑着看向你。

-

///ge猹

你终于到了最后这个孩子这里,据说是这一届中最难搞的一个孩子——Gchara。

“你在问我吗?”

他手指着自己,在得到你肯定的答案后垂下头,肩膀不住的颤抖。你心里一紧立即蹲下身查看他的状况,却发现他是笑得不能自己。

你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,但还是等他笑累了才继续你的询问。

“问我有什么意义吗?”

Gchara用指肚抹去笑出的眼泪又无奈地耸了耸肩,他剥开一个怪物糖果扔到了自己的嘴里。

“反正只要怪物糖果少了,不管是谁做的,都一定会首先怀疑到我的头上吧。”

你表示只要他说你便会相信他,但他对你的眼神中仍然没有一丝信任。

“那如果有一个人指认就是我呢?一个人你可能不会相信,那两个人、三个人呢?你要知道,这里可没有多少人是相信我的。”

你无言,并且不得不承认,在多数人的认证下你的确会违背你相信的诺言。

因此这个问题Gchara并不在意,也没有必要在意。

反正无论他说什么,也总是有人不信的。况且他本来也不是什么良善的人,做过的没做过的,便随便他们去揣测吧。

-

*我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接着向下写,有梗的话大概会继续?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