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见当时仍如初

这儿如初,一个只发ut(主sf)的账号。

渣文/大小姐的逃亡生涯

无法接受!!!

上一作以为存娘终于he一次了,大小姐和大少爷那萌还好是he的,结果刚听完歌!!!

啊啊啊啊啊啊啊!!!bebebebebebebebebebebebe!!!

感觉的话杨启恩不是来追杀大小姐的。整首歌他没有出现拿枪的动作,又有说大少爷担下了一切罪责,感觉杨启恩是看大小姐一直认为大少爷还在,而来揭示现实以及带大小姐回去的?

-

这条小路一片寂静。

暖黄色的灯光在深秋中依然透不出一丝暖意,丝丝冷意混在夜色之中,拼命地钻入张子墨的领口。

寒冷让张子墨轻轻地“嘶”了一声,她向下拉了拉帽沿又耸耸肩试图驱逐盘旋在她光滑脖颈的冷气,却是徒劳。

“喂周少隽,你看我这么冷,你可真是不知道绅士。”

张子墨不满地对路那边灯光下站着的大少爷抱怨,出自她腰包的柔软蓝色围巾遮住周少隽的小半张脸。

面对着这索要围巾的暗示周少隽没有做出回应,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眺望着这条小路的尽头,连个眼神都吝啬给予。

张子墨撇了撇嘴,周少隽这冷漠的性格她已领略过太多次了,无一不被他惹到跳脚。但今天却来不及和他发作—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一个人影在缓慢地向这边移动。

“是你啊——也对,我们两个一走那群元老恐怕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。”

来人是她和周少隽搭救的孤儿,杨启恩。

大小姐把玩着手枪略带讥诮地笑言。她轻叹一声扭过头去看周少隽,周少隽的目光也像是曾经无数次那样默契地回望。

“周少隽你说你完不完蛋,以前的手下都来追杀你啦。想不想要可厉害的我救你?想就把围巾留下。”

周少隽依旧没有说话,他的目光空洞洞的,直直地凝视着张子墨。而站在一旁的杨启恩皱起了眉头,不经意间攥起了拳头,又在意识到后松了手。

杨启恩抬步欲再行进却被手枪拉开保险的声音阻塞,他顿时停住了步伐看向张子墨。她还是挂着无所谓而又邪气的微笑。

“等着吧,就站在我后面,看我可厉害了。”

张子墨看向她身后的周少隽。

杨启恩也看向她的身后,但那里空空如也。

“他死了。”杨启恩说。

“你说的哪个被我杀掉的倒霉鬼?”张子墨问。

杨启恩撇开了目光长出口气,又似乎是强迫着自己撞入她的目光,又一句一字地再次重复。

“周少隽,他死了。”

张子墨已经杀过无数人,握过无数枪的手就这样因这六个字开始轻颤起来。像是用最拙劣的演技笑得难看,她后退着,逃避着。

杨启恩突然掏出了手枪对向张子墨,张子墨的第一反应不是回击也不是交涉,她转过身向后看去想要挡在周少隽身前。

“你离开此处。”

她不容置疑地挡在周少隽身前,像是安慰一般地继续道:“别担心身后。”

她不知为何手颤个不停,这在枪战中可是大忌,但输又如何,大不了一死。

“我背负所有。”

张子墨想,她死就死吧,起码得让周少隽这家伙逃走啊,就算他是个混蛋。

“你不要回头。”

周少隽,跑啊,一直跑啊,别回头。

可她身后的周少隽没有跑,也没有举枪,甚至没有对她的一句担心一句问候。

“我敬爱的前辈,请接受这现实吧。他死了,大少爷已经死了。”

不,他在这,他在这的。

张子墨固执的回头想要看着周少隽,可他的身影却越来越轻,像是要被风吹散。记忆的牢笼终于被打开,她忆起了他鲜血的温度,忆起了他无力地趴在她的肩头,忆起了他最后说的一字一句。

【“你离开此处。”】

【“别担心身后。”】

【“我背负所有。”】

【“你不要回头。”】

张子墨低头任由黑色帽子下滑,几乎脱离她的发丝坠地,她想要扯出一个笑容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,下垮的嘴角再不见平日嬉笑。

七天前,她和周少隽想要逃离那里。周少隽为护她中弹,没有逃走,于是担下了所有罪责,成为了叛徒。

而她,口口声声说着是叛徒挚友的人选择将自己囚禁在记忆的牢笼,做了叛徒的叛徒。

什么啊,这些都是些什么啊。

天气一定是寒冷的厉害吧,不然张子墨怎么会整个身体都在不停地发抖。

“回去吧,大少爷是叛徒,而前辈是无辜者。”

无辜者,谁有辜,谁有罪?算了吧算了吧,我们都不无辜,我们都有罪。

如果你是我痛苦的梦境,如果你是命运和我开的玩笑,那我宁愿沉溺苦痛之中,成为命运的玩偶。

我想你,我最想你,我只想你。

张子墨仿佛又看见了周少隽,他生硬而浅淡地扯着嘴角,那可真难看。

她这么想着,想着想着便笑了。而后抬起了枪,枪口抵住了她的额头。

未来得及杨启恩阻止,枪响。

这里,又恢复了一片寂静。

评论

热度(39)